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攻略那个渣攻快穿最新章节!

    这是防盗章1小时后替换为正文感谢亲的支持理解爱你们3赵清没有错错一直在他。本文由首发

    他一直不肯正视自己的愚蠢、无能,他没有照顾好赵清让他遇到那样的灾难,没有保护他理解他反而用嫉妒和误会将他推远并且在他为他承受了那么多的屈辱之后还残忍的抛弃了他。

    周亦安想起周亦哲和他说的那些话心口阵阵钝痛,如果可以他愿意用生命换回他最爱的人的笑容。

    谢何也看到了周亦安,他的脚步顿时就停住了。

    阴暗狭窄的走道里两人相对而望曾经最亲密的爱人如今已经形同陌路。

    谢何定定的看着周亦安,眼中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随即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周亦安满腹想要倾诉的话语,却只等来青年冰冷离开的背影他仿佛吞咽了一口最苦的药匆忙抬步追了过去一把抓住青年的手臂,嘴唇动了动“我,我有话想和你说”

    谢何回头用绝望的目光看着他,声音颤抖,“如果你想羞辱我的话就尽管说吧。是我对不起你是我下贱,你想说就尽管说吧”

    “你追过来,不就是想要看我难堪的模样吗?现在你看到了,还满意吗?”谢何闭上眼睛。

    周亦安动作一僵,青年的模样深深刺痛了他,他张开嘴,发现自己的声音生硬艰涩,“不,我是想,想说对不起”

    谢何眼中陡然露出不敢置信的神色,他哑着声音,“你,你说什么”

    “对不起。”周亦安深深看着青年的眼睛,伸手把他拥入怀中,喃喃低语,“对不起,我不该误会你,我一直爱你。”

    谢何怔怔的,好像一时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许久,他眼中的神采散去,重新黯淡下来,淡淡开口,“但是我不爱你了,你走吧。”

    周亦安脸色顿时煞白,高大的男人此刻显得手足无措。

    谢何轻轻一推,就把周亦安推开了,他睫毛低垂,说:“你走吧,误会说开了就行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他并不需要这样的怜悯和施舍。

    这一刻真的到来的时候,才明白深深的裂痕已经无法愈合。

    周亦安站在那里,像是失了魂一样,喃喃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你走吧。”谢何依旧是这句话。

    周亦安看着青年,眼前的人影依稀和当初那个把他挥开的身影重合,当时也就是在这里,青年用决绝的一个滚字,让他一头坠入黑暗的深渊,他发誓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报复背叛他的人

    但是后来他发现事情的真相并非如此,真相令他痛不欲生。

    这一次应当换他来守护他爱他。

    周亦安露出一个笑容,声音低柔,“没关系,我做了那么错事,你怪我怨我都正常所以没关系,你可以不爱我,我爱你就可以了。”

    这句话似乎刺激到了谢何,他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冷冷看着他,“是吗?如果我说我爱上周亦哲了,也没有问题吗?”

    周亦安说:“不可能。”他紧紧握着手,声音笃定,不知道是真的这样坚信,还是为了说服自己,“如果你爱他,为什么要离开他?你根本不爱他,我知道是他强迫你的。”

    “谁说是我离开他的,是他不要我了,如你所愿。”谢何眼神漠然。

    “不是的。”周亦安十分固执。

    谢何死死看着他,似乎无论他说什么,周亦安都不会在意,他是那样执着的相信着他,爱着他。

    如果这份信任和爱能够来的早一点,也许他们根本不会分开。

    谢何脸上露出一丝自嘲的笑意,也不知道是在嘲笑周亦安,还是嘲笑他自己,他缓缓开口,“你说的没错,我不爱他,不过这不代表我就要接受你。”

    “我受够了你们兄弟两个了,现在我只想离你们远远的。”

    “我有我自己的生活,不是为你们任何人而活的,我只为自己而活,我再也不想落入那样的境地,我不想继续爱你了,这就是我的真心话。你能放过我吗?”

    “求求你了。”

    这一句句无情决绝的言语,将周亦安伤的体无完肤,他踉跄着后退了一步,这一刻,他才明白他对青年的伤害到底有多深。

    他明白,如果他还爱着这个人,就该离开,不要再出现在他面前,但是他做不到。

    他做不到他爱他胜过爱自己的生命。

    周亦安看着青年的眼睛,他沙哑着声音,“真的,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吗”

    谢何定定的看着他,苍白的面容上,露出一个笑容。

    就在周亦安以为他会同意的时候,就听到他平静的开口:“我们回不去了”

    我们回不去了。

    这个道理,周亦安不是不懂,但是亲耳听到这句话从青年的口里说出来,仿佛剥夺了他最后的奢望和念想。他很想不顾一切的将青年据为己有,就像周亦哲曾经做过的一样,但是他不忍心伤害他,他不能这么做

    最终,周亦安只是道:“我还可以来看你吗?”

    “只是看看你,好吗?”周亦安的眼神,有着深深的悲痛和哀求,还有一丝微不可见的颤抖。

    谢何嘴唇动了动,没有回答。

    周亦安转身走了。

    谢何一直看着他的背影离开,一瞬间仿佛脱力一样靠在墙上,半晌,才抬步回家。

    谢何回到家里,关好门,眼神瞬间就变了。

    谢何:按摩床游戏机全部给我丢进系统回收站!家里赶快恢复原样!

    444:是!

    谢何:嗯?500经验值的按摩床,九成九新,回收站回收后只返给我20点,不愧是系统商店,低买高卖,这独门生意做的就是任性。

    444:这个

    谢何:话说回来,系统回收站除了回收在系统商店购买的商品外,我在这个世界所获得的物品,也能回收吗?如果可以,这倒是一个赚取经验值的捷径。

    444:可以的,但是必须是您全权拥有的物品,且具有回收价值才行。但是对于这种低等位面,我不建议您浪费时间在收集物品上。

    谢何:哦?

    444:以该世界为例,大部分物品都是无回收价值的垃圾,有回收价值的物品很少,且通常价值低廉,比如黄金十公斤价值100经验值,石油一吨价值10经验值,钻石一千克价值100经验值

    谢何:我懂了:

    谢何微微沉吟,主系统暂时看来是没有任何漏洞的,想要得到回报就必须有足够多的付出,而且在这种低等位面,费心收集物品远不如刷目标人物好感来的划算,但是若是别的仙侠奇幻科幻世界呢?是否有更具回收价值的物品?谢何眼中闪过一道兴味的亮光。

    444弱弱的说:宿主大大,其实我刚才想提醒您的是,您了2,怕影响您发挥所以当时没有说

    谢何:无妨,超出5的时候记得提醒我就可以。

    刚才他为了阻止周亦安进门,确实说了一些不符合人设的话,以赵清的性格和对周亦安的爱意,就算再痛苦难过,也不会如此尖锐,这点他其实当时就意识到了。

    归根结底,是周亦安的突然到来打乱了他的步骤,没能事先做好准备。

    谢何勾起唇角,他知道周亦安迟早会知道真相的,但是没有想到来的这么快,周亦哲看来是铁了心要成全他们两个了,这最后2点好感度不容易拿啊呵呵,很好,你成功引起我的注意了!

    谢何生出了棋逢对手的兴奋感。

    谢何也不着急,自从那天周亦安走后,他照常上班下班。

    果然没过几天,又在楼梯口看到了周亦安。

    谢何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往里走,就要越过他的时候,周亦安忽然抓住了谢何的手臂,低声道:“我很想你。”

    “可是我并不希望你来打扰我。”谢何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周亦安直直看入他的眼睛,认真的,一字字的道:“真的吗?如果你真的对我一点留恋,一点感情都没有了,为什么还要住在这里?”

    他终于发现了!

    谢何高兴的身子一僵,眼中却闪过一丝被窥破心事的慌乱。

    周亦安一直看着谢何的眼睛,所以这丝慌乱并没有逃过他的双眼,顿时只觉得心口热气翻涌,声音也带上了一切急切和炙热:“其实你还爱我对不对,你根本放不下我!”

    “不是的”谢何咬着牙道。

    周亦安低头下,深深凝视谢何的面容,一声轻叹:“我差点被你骗了你明明还爱我的”

    “我说了不是了”谢何一把将周亦安推开,飞快的打开家门,试图把周亦安关在门外。

    但周亦安岂会让他如愿,还没等谢何关上门,就紧跟着挤了进去,他视线一扫,就看到这个倾注了他们无数感情的小屋,还保持着曾经的模样甚至就连他们两个的杯子,都依旧摆在一起,仿佛他从来没有离开过一般。

    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时间,却似乎在这里凝固在最美好的一刻。

    谢何脸上的慌乱再也掩饰不住,伸手就去推周亦安。

    周亦安纹丝不动,他怔怔注视着面前的青年,似乎要喷薄而出的爱意在他的心里沉淀,这一刻,任何多余的言语,都无法形容他的心情,无法形容他的爱与欢喜他忽然低下头,吻住了那渴望已久的柔软唇瓣,将爱人一把揽入怀中。

    谢何陡然睁大眼睛,就想要逃开,但是这一次周亦安没有松手,他紧紧抱着怀中的青年,十分用力,似乎要将他融入自己的骨血。

    这个吻是如此的温柔缠绵

    谢何的挣扎渐渐的减弱,最后,终于徒劳的闭上眼睛。

    是的,明明没有放下。

    明明放不下。

    一切都好像回到了最初的模样,周亦安回到了他们的家,仿佛根本没有离开过,好似这段时间其实什么也没发生。

    如果一定要说区别的话,就是周亦安更加体贴温柔了,他每天会做好饭等谢何回家,吃完饭会抢着洗碗,从不让谢何累着困着,但是也不干扰谢何的工作生活,只是默默的支持着他,更不会勉强谢何做任何不愿意做的事,表现出了无比的信任与宽容。

    他看向谢何的眼神,也永远是温柔且溢满深深爱意的。

    谢何一开始还很不自在,觉得无法面对周亦安,但是到底抵不住周亦安的温柔攻势,这个男人,是他曾不顾一切去爱的人。

    这份爱,一直埋藏在他心底,而现在他依旧会轻易的被这个男人所动摇。

    只是,他终归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平静的表面之下,到底还是不一样了。

    这天晚上谢何吃过饭,犹豫了一下,看着周亦安,声音低涩,“你不回家吗?”一直住在他这里,既不回家也不回公司,真的没问题吗?

    周亦安的表情僵硬了一瞬,随即露出一个笑容,“这里就是我的家啊。”

    谢何咬了咬唇,他看着周亦安,眼神复杂,“你知道我的意思。”

    沉默了好几秒钟,周亦安慢慢收起笑容,正色道:“我不回去了,以后就我们两个人一起生活好不好?我会努力赚钱,也会照顾好你的。”

    他并不想回到周家,更不想谢何见到周亦哲,他想用自己的方式来保护他,给他一个安稳单纯的生活。

    谢何没有回答,他有些失神。

    “别胡思乱想了,一切都有我呢。”周亦安笑着夹了一块排骨到谢何碗里,打断谢何的思绪,明亮的眼神带着温暖的热度,“快吃吧,瘦成这个样子,抱起来都硌手。”

    谢何回过神,定定的看着周亦安,许久,低头吃饭。

    日子这样不咸不淡的过了一个月,谢何这天照常在上班,忽然听到444说话了。

    444:宿主大大,周亦哲来了!

    谢何的眼神顿时犀利起来,他可是专门花费了100经验值兑换了未来科技的隐形监控设备,让444随时监视家里的,终于等到周亦哲出现了!他立刻放下手里的工作站了起来。

    周亦安正在家里做饭,没想到迎来了不速之客。

    他冷冷的看着周亦哲,语气不耐,“你过来做什么?”

    周亦哲用一种打量的视线看着周亦安,语气平静,“我是来问问你,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当初死活要回公司的是你,现在说走就走不管不顾的也是你,我觉得你应该成熟一点了。”

    “成熟?”周亦安发出一声嗤笑,“像你一样吗?”

    周亦哲仿佛根本没有听出周亦安语气里的讥讽,他声音淡淡的,“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是来告诉你,你想和赵清在一起,和你在公司上班并无冲突,家里的事情你更不必担心,我会处理好的。”

    “怎么,你现在这么好心,希望我回公司上班了?当初恨不得逼走我的不是你吗?”周亦安笑笑,眼神却有些冷,“让我猜猜,你之所以大方的让我回公司,不过是为了让我有足够的能力照顾好他,是吗?你还真是体贴呢”

    周亦哲微抿着唇,没有说话。

    “别假装好心了!”周亦安的声音陡然尖锐起来,眼神冰冷刺骨,“如果不是你,我们根本什么事都没有!”

    “我和赵清,都不需要你的施舍!我自然有能力照顾好他!”周亦安厉声道,“你该离开了!”

    周亦哲的眼里闪过一丝痛苦挣扎,他手指微微动了动,表情却没有一丝裂缝,薄唇微启,难得有耐心的说了句:“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想明白了随时可以回来,周家有你的一份,这是你该得的。”

    周亦哲说完这句话,就不再开口了,他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他的极限。

    把心爱的人让给别的男人,还要操心他在别的男人身边过的好不好周亦哲心口一阵刺痛,痛到几乎无法呼吸,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可以为了爱情做到这个地步,将自己低到了尘埃里。

    他甚至不敢再见谢何一面,唯恐见了面,会控制不住自己再做出伤害他的事来,因此只能默默的关注

    “我走了。”周亦哲低声道,他不能久留。

    “好走不送。”周亦安声音阴冷,眼神讥讽。

    周亦哲面无表情,眼神漠然,他根本不在乎周亦安对他的态度,他做这一切都是为了谢何而已,转身推开门,然而下一个瞬间,一直完美无缺的面具,陡然出现了一丝裂缝。

    他心心念念的人,此刻就站在门口,苍白着脸,用一种无法言喻的眼神看着他。

    也不知道,青年在门口站了多久,听了多少。

    谢何:吃过绝顶美味不可怕,但是只吃了一次就再也吃不到就可怕了。会不停的想,天天想夜夜想,想到后来这个美味已经被美化成无法想象的程度了。虽然只是初级,却也是货真价实的万人迷血统,又岂是一般人能吃的绝顶美味?

    444:完全不懂啊!

    谢何:现在安静,别影响我发挥。

    谢何怔怔的看着坐在主位上的男人,浑身僵硬,手脚冰凉。

    周亦安感觉到谢何的手忽然有点冷,傻傻的站在门口不动,还以为他是紧张了,笑道:“没事的,这就是我哥,周亦哲。”

    周亦哲微微一笑,看向谢何的眼神像是在看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他走过来对谢何伸出右手:“你好。”

    谢何依旧一动不动,视线发愣,那只伸到他面前的手,手指修长,完美无瑕,然而在他的眼中却如同梦魇中伸出的恶魔之手,随之而来的是化为现实的恐惧,他本能的就后退了一步。

    作者有话要说:有小天使问什么时候干掉主神,正文不会写干主神啦,只有几章就完结了没那么多篇幅写,可能番外会写怎么干掉主神吧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