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最快更新攻略那个渣攻快穿最新章节!

    这是防盗章1小时后替换为正文感谢亲的支持理解爱你们3

    周亦安目光嗜血凶狠语气阴冷如毒蛇,他捏住谢何的下巴十分用力,低头露出诡异冰冷的笑容“真可怜是不是今天不能留下来周亦哲就会不要你了?”

    谢何的下巴被捏的很痛,但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丝毫表情“是。”

    “看在以前爱过一场的份上我也不是不能给你一个机会。”周亦安唇角上扬凝视谢何略显苍白的面容,冷酷的笑:“让我看看你平时是怎么伺候我哥的一定很有一手吧让他连你这样的贱货也肯留在身边。”

    他忽然松开手,后退了一步坐在椅子上翘起腿看着谢何,微微一笑:“让我满意了今晚你就留下来。”

    “好。”谢何露出一丝浅笑。

    他将手放在衣领上,慢慢解开纽扣衣服落在地上,一步步走到周亦安面前,他垂下眼睫“请问你还满意吗?”

    周亦安看着面前的青年,自始至终青年的表情都是平静的,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在另一个男人面前毫无廉耻的宽衣解带。没有害羞,没有扭捏,如此坦荡自然这,不是他记忆中的样子。

    是因为青年原本就是这样的人,还是因为周亦哲让他变成了这样的人。

    周亦安分不清楚,他只觉得怒火在灼烧他的神经。

    让他想要失去理智。

    他扯开嘴角,露出轻蔑的笑:“就这种程度,也能勾引到我哥?你在糊弄我?”

    谢何的身体几乎微不可见的颤动了一下。

    好像有什么冰凉的东西,在血液里流动。

    似乎真的在认真的思考,片刻后,谢何往前走了一步,慢慢伸出手抱住了他的脖颈,低头吻了下去。

    如果是周亦哲,应该会喜欢他这样吧。真是可笑极了,他到底在做什么

    眼前的人好像变的模糊,分不清谁是谁。

    谢何轻轻吻着身下的男人,男人纹丝不动,只用冷漠的目光注视着他,好像他是个什么令人作呕的东西一样,更没有要回应的意思。

    “真恶心。”周亦安看着他,一字字说。

    谢何的动作僵住。

    “下来!我说你很恶心你没听到吗!”周亦安突然吼了出来。

    谢何眼里的伪装终于破裂,露出悲哀痛苦的神色。

    这样的神色刺痛了周亦安的眼睛,他一把将谢何掀倒在地上,重重的扇了他一巴掌!“别这样看着我,你不配!”

    你不配。

    脸上火辣辣的疼赶不上这三个字带来的痛楚,谢何忽然哈哈大笑了出来,他弓着身子拼命的笑着,疯狂般的笑着。

    笑着笑着又变成低低的啜泣。

    好累这样活着好累这样爱一个人好累

    “你哭什么,你就这么怕我哥不要你吗?”周亦安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他痛苦了闭上眼睛,最终道:“你不就是要留下来吗,你留下来好了,我走。”

    再在这里多呆一秒,他都可能无法控制自己作出后悔的事来。

    周亦安大步离开,外面冰冷的空气钻入他的肺部,似乎减少了一些灼伤般的痛楚。他茫然的往外走着,最后走到一处僻静的所在,一拳又一拳砸在树上,很快拳头上便鲜血淋漓。

    444:宿主大大,周亦安都走了,您还躺在地上做什么?

    谢何:别急,还要回来的,免得重新摆造型。

    444:可是这里没有空调,会着凉的诶

    谢何: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444:宿主大大您真敬业

    谢何:这是一个演员的基本职业素养:

    444:说起来刚才的周亦安好口怕,我真的差点以为他要打你了!

    谢何:这不是打了吗?系统也能选择性失明?

    444:额是打了一巴掌,不,我是说,我以为他会揍你因为真的很欠揍但是他不敢说3

    谢何:揍我他就不是男二是炮灰了。

    444:他什么时候成男二了???

    谢何:我给他封的:

    谢何:最近恶补了不少纯爱,觉得他很符合男二的属性,可怜可叹啊

    444:

    周亦哲并没有离开这里,他站在走廊上望着前面,他知道赵清就在不远处的周亦安那里,他极尽所有的理智,才没有让自己过去打扰。他应该给赵清一点时间,一个机会哪怕这个机会很可能会断送自己的爱情。

    对于他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晚上,而是一次诀别。

    他既希望赵清和周亦安能解除误会,这样赵清就不会痛苦了。同时又卑劣的期望着,他们再也回不去,这样他就能理所当然的把青年据为己有。

    他不确定最坏的结果到来的时候,自己是否能够放手。

    “喂,你们看到了吗?周亦安好像在小树林那里发什么疯啊。”

    “是的,刚才有人看到他过去了,一副情绪很不稳定的样子。”

    “他今晚不是和周亦哲的那个那个在一起吗?”

    “一开始是的,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冲了出来好像不太高兴,那眼神可怕极了。”

    周亦哲脸色顿时变了,他忽然走过去,把那几个窃窃私语的人吓了一大跳。

    “你们说周亦安在哪里?”周亦哲冷锐的目光扫过去。

    “在,在那边”其中一个人立刻指了一个方向。

    周亦哲转身就往那边大步走去,后来觉得用走的太慢,直接不顾形象的跑了起来,等他过去的时候,就看到周亦安定定的站在一颗大树前,树上都是他拳头上的鲜血,浑身散发着一股冷冽暴虐的气息。

    不妙的预感在心里产生,周亦哲顾不上其他,一把揪住周亦安的衣领,喝道:“赵清呢?!”

    周亦安慢慢的转动眼珠,待看清是谁,忽然露出一丝冷笑:“你不是把他送给我了,现在天还没亮吧,难不成想出尔反尔?”

    “他在哪!”周亦哲一向平静如深潭的双眼露出一抹厉色。

    “还能在哪,当然是在我那里了”周亦安轻蔑的笑,“他可是很听你的话呢说要陪我怎么都不肯走,不过我看到他就恶心,只好自己走了”

    周亦哲气的连手都微微颤抖,他扔下周亦安飞快的往帐篷那边跑去。

    一掀开帐篷,就看到青年赤果的躺在地上,如果不是胸膛还有轻微的起伏,就好像已经死去了一样。这一幕仿佛一只大手攥住了周亦哲的心脏,他飞快的脱下外套罩在青年身上,一把将他抱入怀中,这才看到他脸上鲜红的掌印。周亦哲的眼中露出痛苦怜惜的神色,紧紧搂着怀中的青年,“别怕,没事,我来了”

    谢何慢慢的抬起眼睛,沾着水雾的睫毛颤动了一下,那双眼里是一片破碎

    周亦哲呼吸一滞,他有一种感觉,也许只要再有一点点刺激,怀中的青年都有可能疯掉,而把他逼到这个绝境的,正是他自己。

    他不能原谅自己。

    周亦安稍微晚了一步回来,就看到周亦哲抱着谢何,一动不动,那沉默的背影,似乎带着某种肃杀的味道,让他的心不安的烦躁。

    他讥诮的笑了一下,似乎这样能拂去心中的不安,“舍不得就不要让出来嘛,难不成我还会真的要你的东西,切。”

    “够了!”周亦哲低喝一声,他看到谢何颤动了一下,原本就没有血色的脸似乎蒙上了一层死败的灰色。

    他小心翼翼的把谢何抱到床上放下,然后转过身,猛地一拳打向周亦安的脸!

    周亦安本就处于烦躁不安的状态,根本没有预料到周亦哲会陡然发难,脸上着实挨了一拳,火辣辣的发疼,舌尖传来血腥的味道,这一拳似乎把他之前所有的忍耐理智都打散了!双目泛红的握拳打了回去!

    两兄弟毫不留手的打了一架!几分钟后气喘吁吁的分开,周亦安一身狼狈,头发胡乱的落在额前,周亦哲也没好到哪里,向来一丝不苟的衣着凌乱不堪。

    周亦哲轻轻擦拭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看向周亦安的眼神带着浓浓的嫉妒和复杂。

    但他一向是个理智的人,所以放纵该结束了。

    他错了,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周亦哲痛苦的闭上眼睛又睁开,沙哑微带凉意的声音响起:“你不该这样对他。”

    周亦安眼中的怨恨怎么也掩饰不住,冷笑,“我为什么不能。”

    “因为”周亦哲握着拳的手骨节咯咯作响,他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亲手把爱人推给别人,如果是之前有人这样告诉他,一定会换来他轻蔑的嘲笑,但是现在,他连嘲笑自己的力气都没有,他慢慢的开口:“因为他”

    “周亦哲。”谢何睁开眼睛。

    作者有话要说:不好意思最近卡文卡的厉害,一到结尾就卡文嗷嗷嗷3

    果然还是放飞自我的时候比较爽啊看清爽的就到顶点网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