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这是防盗章~1小时后替换为正文~感谢亲的支持理解爱你们=3=  444内心os:这大概是您的错觉, 虽然您的好感度很容易刷到8、90,然而……一到99就跌破到0的诅咒是个宿主都伤不起好吗?我真的好同情那些宿主, 据说有的回去都得了心脏病qaq

    谢何搬到周亦哲家里后,过了一段非常没羞没躁的生活。乐-文-

    周亦哲表面看起来十分冷漠, 但是在床上, 谢何觉得他十分天赋异禀且热情, 至少在做攻的基本硬件条件上是绝对合格的。谢何偶尔将自己过去拿来和他比较,颇有惺惺相惜之感,至于现在, 嗯, 还是不比了。

    另外, 周亦哲虽然性格恶劣了一点,但对待情人十分大方, 谢何的吃穿用度无一不精, 穿过来这么久生活水平终于恢复了他感到很满意。

    唯一尴尬的是……虽然迫于人设的需要,每次啪啪啪他都表现的很为难……但实际上, 他觉得很爽, 做受居然也做出感觉来了。好在值得安慰的是,通过不断的和谐运动, 周亦哲的好感度得到了稳步提升,目前已经达到85。

    谢何在思考,85的好感度已经和最初的周亦安相同了,这说明周亦哲已经爱上他了,只是爱的还不够而已,只要攻略得当,突破并不是难事。他需要加把火,而整天待在家里是不行的。

    这天晚上周亦哲照例把谢何按在床上做了几遍之后,谢何背对着他蜷缩起身体,背脊上满满都是情事留下的痕迹,有着令人想要凌-虐般的脆弱之美。

    这段时间谢何的顺从令周亦哲很满意,因此他也不介意稍微怜惜一下青年,毕竟能在床上这么契合他的人,也是值得好好对待一下的。

    周亦哲低头吻上青年的脖子,感到身下的人微微颤抖,他脸上露出笑容,动作温柔的将青年翻了过来。

    ……………………………………

    谢何瘫软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迷茫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周亦哲轻轻舔了一下唇角,狭长的双眸中闪过一道光芒,他将青年搂在自己的怀里,手指掠过他的鼻尖,嘴唇,声音低沉充满磁性,“喜欢吗?”

    谢何扭过头,羞愤的脸颊通红。

    怀里的青年无论在他身下承欢多少次,永远都是这般羞涩的模样,好像天经地义的人类欢爱对于他来说是某种侮辱一样。不……也许只是不喜欢自己吧,不知道他在周亦安身下,是否又会展现别样的美感,真希望能看到……

    周亦哲的眼神沉了沉,他亲吻了一下青年的唇,笑:“我今天还算满意,可以满足你一个要求。”

    谢何睫毛颤了颤,他低垂着眼睛,半晌,小心的道:“我……我可以回去上班吗?我晚上……会按时回来的……”他说到最后,露出屈辱的神色,声音轻到几乎听不清。但是……他不想再这样被关在家里了。

    周亦哲好整以暇凝视青年的表情,不放过任何一丝细节,真可爱,还以为他会一直忍下去呢。

    “可是你的工作,我已经帮你辞掉了。”周亦哲淡淡开口,唇边挂着戏谑的笑。

    “你——”谢何几乎忍不住眼里的愤恨,这个人怎么可以!凭什么这样插手他的人生!难道自己这样他还不满足吗?

    又生气了,真是一点都学不会隐藏自己的心情,直白到让人想要逗弄,周亦哲微微一笑:“你是我的人,再去做那样的工作丢的是我的脸面。”

    谢何眼眶微微泛红,似乎在无声的控诉。

    这个男人说什么喜欢,其实不过是把他当做玩物罢了,就和周亦安说的一样……

    眼看谢何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周亦哲难得有点心软,“不过我给你安排了另外一份工作,你明天就可以开始上班了。”

    这份工作是什么,谢何第二天就知道了,他穿上周亦哲命人给他准备的修身西装,原本就清俊的青年,经过了仔细的打扮,看起来显得精致又漂亮。

    谢何别扭的站在周亦哲面前,“我,我恐怕不能胜任这个工作。”

    周亦哲满意的打量他一眼,“只是做我的秘书而已,我觉得你能够胜任就可以了。”

    很好,很霸道总裁。

    谢何装模作样的反抗一番后,跟着周亦哲去上班。

    谢何做了十几年总裁,当秘书还真是第一回,觉得十分有趣,还有心情打量这里,暗自和自己以前的公司做比较。

    不过赵清只是一个普通三流大学的毕业生,别说周氏集团总部这样的地方了,哪怕是周氏下面的分公司,都不收他这样学历的,此刻一下子跃升为董事长秘书,走在如此高大上的地方,那份局促不用说了,谢何看着地上……努力从身到心都代入赵清的角色,表现的十分紧张窘迫。

    周亦哲在公司的时候,和在家里不太一样,表情始终是严肃的,条理分明的下指令、安排工作,忙碌到根本没有看谢何几眼。

    谢何渐渐发现周亦哲不怎么看他,无所事事的待在他的办公室供人围观。

    十点多的时候,一个白领打扮的中年女人匆忙走过来把一个本子和录音笔塞到他的手里,恭敬的道:“赵秘书,周总现在准备开会,请你过去做会议记录。”

    “哦,好,好的……”谢何匆忙接过东西,在对方的带领下去了会议室。

    谢何直接推开会议室的大门,一瞬间里面说话的声音一停,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落在他的身上,他脸色一白,一副被惊吓到的模样,就在他踟蹰不前的时候,坐在圆桌上方的周亦哲沉声道:“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原本在他心里如恶魔般的男人,此刻的声音竟让他安心了一瞬。谢何咬了咬唇,在周亦哲的示意下,在他身边的空位坐下。

    他摊开笔记本拿起笔,正准备开始记录,忽然想起来刚才那个女人还给了他一个录音笔,就想把录音笔打开,但是这种款式的录音笔他之前没有用过,一下子没能顺利找到开关,紧张的脸都红了。

    正在他局促不安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从他手里把录音笔拿了过去,很快的打开,重新放在他的面前。

    谢何怔怔的看着周亦哲。

    周亦哲看着他,冷峻的面容露出一丝浅淡的笑容,柔声道:“别急,慢慢来。”

    谢何的心慢掉了一拍,脸上浮现淡淡的红晕,匆忙低下头。

    这一幕悉数落在旁边围坐的高管们眼里,众人交换了一下目光,都露出了然的微笑,看向谢何的目光意味深长。周总的脾气他们谁不知道,谁没有被训斥过?什么时候对属下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说过话?但是这个年轻人犯了这种可笑的低级错误,不但能完好无损的坐在周总身边,还被他温柔的安慰,这种待遇……啧啧,什么秘书?分明是情人嘛~大家都懂的!

    这些人里面,唯独有一道目光是冰冷且隐藏着浓浓恨意的。

    而谢何因为太紧张,又一直低着头,似乎并没有发现周亦安也坐在其中。

    周亦安死死看着谢何,眼睛似乎被什么刺痛。

    青年顺从乖巧的坐在周亦哲的身边,眉清目秀的面容,干净柔和的双眼,配着精致的衣装,散发出前所未有的清丽之美。此刻轻轻咬着笔尖,眉头微微蹙起,这是他苦恼时候的小动作,大概是有点记不过来吧……也是的,他以前可没有接触过这里的工作,一时间跟不上也是正常的,但是他没有放弃,仍然在竭尽所能的认真记着。

    那天周亦安离开后先是去见了周亦哲,后来又马不停蹄的想方设法回到公司,所以没能及时回去,而且当时他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谢何。等他准备好,再回到那个家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明知道赵清抛弃了他,对周亦哲投怀送抱,他却还是忍不住担心,想要知道他去哪里了,为什么不理他,过的好不好。

    现在他终于知道答案了,赵清过的很好,很好。

    “我说了,这不关你的事!”谢何气的发抖。

    “这当然关我的事。”周亦哲抬眼,锐利的目光落在谢何身上,“我替你隐瞒了那天的真相,就要替你负责,既然你没有和他做,那么我就要检查,看你有没有出去勾搭别的男人。”

    “你……你胡说!”谢何胸膛起伏着,脸上浮现被羞辱的红晕。“我,我不是那种人……”

    “我是不是胡说,当然要看过了才知道。”周亦哲的语气始终冷静。

    “我拒绝这样无理的要求!如果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理由,我想我应该回去了!”谢何冷冷道,他也不是没有脾气的。

    “可以。”周亦哲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既然你拒绝了我的好意,那我只有把这件事告诉周亦安了,说起来他才是你的男人,由他来监管你更加合情合理。”

    “你——”谢何抬手指着他,气的快要说不出话来。

    “你走出这里之前要考虑清楚,是选择被我检查,还是选择把事实告诉周亦安,让他知道你是个连他哥哥都勾搭的货色。”周亦哲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

    谢何吸了一口凉气,他想要立刻逃离这里,但周亦哲的话戳中了他最害怕的一点。

    一时间僵硬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快点,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周亦哲冷冷的说,说完大概觉得自己可能太严厉了一点,又用稍微缓和一点的语气循循善诱:“只是看一看而已,你既然没有做亏心事,怕什么?”

    “只是……看一看?”谢何喃喃的重复了一遍,眼中闪过挣扎的神色。

    半晌,他缓缓抬起手,指尖落在衬衣的纽扣上……这样的姿势保持了许久,终于,谢何咬着牙看向周亦哲,却发现周亦哲的眼神变的很温和,就好像是昨天吃饭的时候一样,仿佛有着无限的包容,像大海一样宁静。

    这样的眼神安抚了他,只是看一看的话……应该没有关系吧?

    为了周亦安,他必须忍受。

    谢何一点点解开纽扣……衬衣落在地上。

    这样被男人看着令谢何感到很羞耻,他别扭的站在那里,侧过头不敢再看周亦哲的神色。

    半晌,他听到一声低沉的命令,“继续。”

    谢何疑惑的回头。

    “继续。”周亦哲难得有耐心的重复了一遍,表情淡定,用理所当然的语气道,“只脱一半,怎么看?”

    谢何神色难堪羞愤,深呼吸几口气才平复下来。

    也罢,反正都脱一半了,给男人看一眼又不会少块肉,这种破罐破摔的想法让他好像不那么难受了,闭着眼睛一口气把裤子脱了下来,闷声道:“现在可以了吧!”

    青年身上只剩一条内裤,只是很普通的白色棉质平角内裤,没有丝毫情趣可言,然而……在周亦哲的眼中,这样的躯体却堪称最顶尖的饕餮盛宴,每一个细节都如同最完美的上帝造物。

    周亦哲的喉结轻轻的耸动了一下,视线缓缓下移。

    他很想直接在这里将青年据为己有,但是最后的理智阻止了他。

    “过来一点。”周亦哲沙哑着声音,“太远了,看不清。”

    谢何迟疑着,稍微往前走了一步。

    周亦哲眼神暗沉,他手指微微蜷曲了一下,然后忽然一把将青年拉了过来。

    谢何被拉的一个踉跄,紧接着一个微凉的触感贴上他的唇。

    谢何震惊的看着周亦哲贴近的面容,一瞬间大脑当机。

    周亦哲……竟然吻了他!在他们彼此都清醒的时候!

    “呜……”谢何先是一阵发蒙,随即回过神来。不,这样是不对的,他为什么会和周亦哲吻在一起!

    谢何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到现在他哪里还不清楚自己被耍了!猛地用力咬了下去!

    周亦哲意识到危险,迅速的退了出来,但舌尖还是被轻轻的磕了一下,像是被针刺了一下微微一痛。

    谢何趁机从周亦哲的怀里钻出来,用力的擦拭了一下自己的唇,飞快的捡起地上的衣服穿上,这才瞪视周亦哲,“混蛋!”

    周亦哲轻轻顶了一下舌尖,敷衍一笑,“虽然有点抱歉,但我想要说的是,如果不是你诱惑我,我是不会做出这样的行为的。”

    谢何要被气笑了,“我诱惑你?”

    “是的。”周亦哲语气肯定,戏谑的视线扫过谢何,“你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是个正常的男人,会有反应很正常。”

    “那是你要求的!”谢何低吼,急躁的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

    “哦,我叫你脱你就脱。”周亦哲笑了,深深看着他,“就和当时别人叫你喝酒你就喝一样,是不是任何一个男人要求你,你都愿意服从呢?我认为,这恰恰不是我的问题,是你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