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既然喜欢女人,那一定不是了!

    一次两小时,简直是钢铁直男,怎么可能是个gay!

    顾北弱弱地问,“戴…戴套了吧?”

    唯微咬牙,“别说话!”

    顾北静悄悄地开车,没有敢再说话。

    唯微很想拍死顾北,发微信也不说清楚!

    打开车窗,还觉得热!

    要死,居然真睡错了!还给傅琴发了微信!

    而傅琴,一定在和那秃头苟且吧?

    想想就更气,气得胸闷奶疼,气得七窍生烟!

    现在,她要不要杀去二楼?

    想了想,还是算了,才不想看恶心画面!她是未成年人,不想被荼毒!

    又看了一眼顾北,反应过来他刚才说的什么,一张小脸突然失了血色。

    好像真没戴套!

    就一次,会怀孕吗?

    她用力踢了顾北一脚,“一会儿看到药店,停车,去给我买避孕药!”

    顾北刷地红了脸,“我…我不去!我还是处男呢……”

    唯微举起拳头,“你去不去?”

    顾北缩脖子,“打死也不去!人家还以为我……”

    看清唯微的脸色,他很聪明地闭嘴,没有再出声。

    唯微坐在那里,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也不好意思去!她才十八岁,才高三!

    顾北很小地出声,“哪有那么容易怀孕?有的夫妻好几年都怀不上呢。”

    这么一想也是,就一次,应该不会那么倒霉吧?

    唯微自我安慰!

    ……

    三个月后,唯微悲催地发现自己例假好像好几个月没来了!

    她将顾北揪到一边,踹了一脚,“去,给我买一盒试孕纸。”

    顾北惊叫出声,“你…你怀……”

    唯微一把捂住顾北的嘴,将他拖到了一边,“想害死我呀?”

    顾北,“……”

    他目光往下,不由地瞟了一眼唯微的肚子。

    唯微凶巴巴地出声,“还不是你害得,你要是不买,我就去睡你爸,给你当继母。”

    顾北想到他爸那德行,花花肠子,见到唯微这样的,还不……

    “我去还不成?”

    他戴了口罩,做贼一样溜出了学校,半个小时后,拿着一盒试纸递给了顾微。

    唯微偷偷摸摸地去了卫生间,看了说明书。

    顾北站在一边放哨,深感交友不慎!

    每次她去“睡”她妈的男人,都逼着他***,给她弄满那些套子,感觉最近身体都虚了!

    而且,还给她买卫生棉,如今又沦落到了买试孕纸的地步!

    是不是以后还要他陪着她去产检?

    千万不要,要不让爷爷他们知道了,非不打断他的腿不可!

    等了许久,突然听到里面一声尖叫。

    “唯微,怎么了?”

    看没有人,他进了女卫生间。

    唯微将试纸递给他,“顾北,我怀孕了怎么办?”

    顾北嫌弃地往后退了一步,“把你的尿拿开一点。”

    唯微,“……”

    她心乱如麻,没有心情和他计较!

    低头,又看了一眼试纸上的两道红杠,感觉自己快要死了!

    那一.夜虽然时间长点,可只有一次,居然就怀孕了!

    她才高三!很快就要高考了,怎么办?

    而且到现在,她还不知道在自己肚子里种了种的那个禽.兽是什么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