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老祖受伤了。”不等杨开询问,钟良主动解释一声。

    杨开悚然一惊!

    老祖级别的人物,那可是九品开天,这样的人居然会受伤?不过转念便反应过来:“是与墨之王族争斗时受的伤?”

    这世上能伤到老祖的,也只有墨族那边的王主了。看样子之前在墨族领地中,自己所感受到的老祖出手的动静,正是碧落关这位所为。

    那墨族王主随后领着墨族大军追击,估计与人族老祖有所交手,随后老祖便被打伤。

    钟良颔首:“老祖虽然受伤,但那墨族王主也不好过,也不知正猫在什么地方疗伤,如今就看这两位谁能先恢复过来,便可左右战场的胜负!”

    两族这边的最高战力都有伤在身,各自疗伤修养,若非如此,战场上肯定少不了他们的身影。

    而这两位最高战力谁能先恢复,哪一方便能占据绝对的优势,正因如此,钟良也不敢确定这一趟能不能见到老祖。

    若不是紧要的事,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打扰,毕竟老祖恢复至关重要,可杨开那净化墨之力的手段也很重要,非得第一时间禀告老祖知晓才行。

    碧落关正中心,有一座孤峰屹立,高达千刃,孤峰之上,一座大殿巍峨,正是老祖闭关潜修之地,平日里,老祖也在此地深居简出,等闲时候不会露面。

    关内不禁飞行,所以没用多少时间,钟良便领着杨开来到了那孤峰上的大殿前。

    大殿外有数道身影守护,个个气息深幽,最低也是七品,甚至有一位八品太上亲自坐镇,以防不测。

    听到动静,那正盘膝而坐闭眸养神的八品太上微微睁眼,起身拦住去路。

    “孙师兄!”钟良上前见礼。

    那孙师兄微微颔首,略有些好奇地看了一眼跟在钟良身后的杨开,开口道:“钟师弟来此,有何要事?”

    同为八品太上,孙师兄相信钟良也是知道轻重的,没有什么要紧的事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到这里来。

    “有些事需要禀告老祖!”钟良道了一声,旋即上前,悄悄地与那孙师兄传音详说。

    孙师兄原本表情淡然地听着,片刻后眼帘一缩,震惊无比地瞧了杨开一眼,急急道:“当真?”

    钟良正色颔首:“冯英亲口所言,而且那数百人如今也入了关内,应该不会有假。”

    孙师兄眉头一皱:“你没亲眼验证?”

    钟良道:“这事如何验证?”

    孙师兄略一沉吟,道:“想办法擒个墨徒回来。”

    钟良张大嘴巴望着他,一副你在开玩笑的表情。虽然他是八品太上,但在那混乱的战场上,也不是说能随便擒拿墨徒的。

    孙师兄瞪他一眼:“兹事体大,小心为上,速去!”

    钟师兄无奈,只能道:“好吧,我亲自走一趟就是。”

    一旁杨开听了一会,隐约猜到了两人在说什么,当即抱拳道:“不必如此麻烦,前辈想要验证的话,弟子这边随时可以。”

    孙师兄扬眉:“如何验证?”

    钟师兄一拍脑袋:“忘记了,他小乾坤封镇有墨之力。”转头又跟孙师兄解释:“这小子福缘深厚,身负天地泉,所以不虞担心被墨之力侵蚀,而且艺高人胆大,在体内封镇了墨之力,在墨族那边伪装成墨徒混了好几年。”

    孙师兄微微张嘴望着杨开,简直要把他惊为天人,就算身负天地泉,在自身体内封镇墨之力这种事也太夸张了一些,而且还伪装成墨徒在墨族那边混了好几年……

    这根本不是胆大能做成的事。

    不过如此一来,倒是省了不少麻烦,对杨开点头道:“事关重大,并非不信任你,只是老夫需要亲眼看看。”

    杨开点头表示理解,抬手间,小乾坤的门户敞开,一团墨之力涌出。

    那几个守护此地的七品开天不知什么情况,乍见这漆黑的墨之力都大吃一惊,还以为墨徒潜入到此地了,本能地催动天地伟力,好在孙师兄及时喝止。

    他目不转睛地盯着杨开的动作,很快便见到杨开双手上亮起两道色彩不同的光芒,双掌合十时,那两色光芒化作纯净白光!

    钟良眉头微扬,就是这白光,之前他亲眼看到这白光对那墨族域主造成了极大的伤害,当那白光笼罩的时候,域主明显露出了恐慌的表情。

    只不过之前的远远观望,不及此刻来的震撼,神念探知之下,只感觉这白光是如此的纯净无暇。

    白光朝那墨之力罩去,下一瞬,两者相融,浓郁的墨之力很快化作虚无,消散不见,只有白光经久不散!

    几个如临大敌的七品开天怔怔失神,孙师兄也是震惊之情溢于言表,好片刻才道:“神乎其技!”

    那白光中虽然没有太强的杀伤之力,但光是能净化墨之力这个效果,便当得起这四字评价。

    “你们稍等片刻,我进去通报老祖,不过能否得到回应我也说不准,老祖毕竟在疗伤之中。”孙师兄叮嘱一声,转身便进了殿内。

    钟良与杨开耐心等候,几个七品开天上下打量杨开,仿佛要从他身上看出一朵花来。

    之前弄出来的墨之力已经被驱散了,但那白光还依然存在着,钟良忍不住好奇,伸手试探了一下,发现那光芒给人一种很柔和的感觉。

    “这东西还有用?”钟良问道。

    杨开点点头道:“应该还有用,不过持续不了多长时间。”

    钟良咂咂嘴:“有些浪费了。”真想抓一个墨徒过来丢进这白光中,那样一来就能驱散墨徒体内的墨之力,让他恢复理智了。

    杨开也发现这个问题了,很多时候净化之光都有些浪费,驱散了墨徒体内的墨之力后,净化之光的效果并没有完全消散,明显还能继续发挥作用,然而却只能白白浪费。

    要知道这净化之光是他催动黄晶和蓝晶的力量施展出来的,浪费的可都是极为珍贵的阴阳属行的修行资源。

    不大片刻功夫,孙师兄从大殿内返回。

    钟良连忙望去。只见孙师兄缓缓摇头道:“老祖没有回应,应该在疗伤的紧要关头。”

    钟良闻言也是无奈,老祖要疗伤,总不能强行打断,万一出了什么事他可担不起责任。

    孙师兄道:“等老祖出关,我再与他禀明此事吧,反正人已经在关内,也不用太着急。”

    钟良点头道:“只能如此了。”

    “不过你有什么打算?”孙师兄问道。

    钟良知道他的意思,开口道:“这事瞒不了,也无需隐瞒,我的打算是将此事公之于众,毕竟也算是个振奋人心的好消息,尤其是如今战事已启,可以让弟子们放开手脚,鼓舞士气。”

    孙师兄略一沉吟:“如此也好,困扰吾辈这么多年的问题得到解决,确实可以鼓舞士气,你看着安排吧。”

    钟良道:“那我可就召集人手议事宣布了。”

    “去吧,老祖这边我回头自会禀明,相信老祖也同意这个方案。”

    钟良一抱拳,又传音叮嘱一声:“师兄,这小子身负天地泉的事可不能暴露了。”

    孙师兄心领神会:“放心,我理会的。”

    如钟良所担忧的一样,孙师兄也知道,一旦杨开身负天地泉的事暴露出去,肯定会有一些麻烦。

    钟良道谢一声,领着杨开急速离去。

    中途又取出传讯之物,传递了一些讯息出去。

    少顷,前方迎来一道流光,待到近前,露出身影,正是冯英。

    “师叔!”冯英抱拳行礼,她明显是被钟良喊过来的。

    钟良道:“领他前往议事大殿,在那边等我,我随后就到。”

    “是!”冯英应道,偏头冲杨开示意了一下,领着他朝一个方向掠去。而钟良则直奔关外方向。

    半途中,冯英问道:“见到老祖了?”

    杨开摇头道:“老祖在疗伤,没能见着。”

    冯英一惊:“老祖受伤了?”她才回来没多久,对老祖受伤之事还不太清楚。

    “听钟前辈说那墨族王主也不好过,正躲在什么地方疗伤,如今就看这两位谁能先恢复过来,哪边就能在战场上占据优势。”

    冯英微微颔首。碧落关这边,老祖与那墨族王主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每一次墨族进攻碧落关的时候,那墨族王主都会压阵,没办法,人族这边有老祖坐镇,那王主非得上阵不可,否则老祖出手之下,来多少墨族都不够杀的。

    “钟师叔要你去议事大殿做什么?”冯英又问道。

    杨开回道:“好像是觉得我那净化之光对鼓舞士气有好处,准备公布此事。”

    冯英了然:“确实有好处,公布也是应该的,而且这事瞒不住,早晚大家都会知道。”

    杨开点点头,这手段他也没想隐瞒,本就是克制墨之力的手段,若能为族人这边带来好处,他自然也是乐得配合。

    很快两人便来到了一栋大殿前,没有进去,只是在外面等候。

    大殿内空荡荡的不见人影,不过等了片刻之后,便有人远远掠来,很快到了近前落下身影。

    来人身形魁梧,披头散发,看起来像是一头发怒的狂狮。